返回

王爷和长工的啪啪(肉)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分节阅读15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分节阅读15 (第1/3页)

    此人得罪过王爷。

    汪义升想了想,以后要打听一下聿国太子的消息。

    看完了王爷的男宠,与王爷闲聊半个时辰后,皇上从后门离开王府。

    皇上避开人群,握拳抵颌下,脸色略显不自然的清清嗓子,对着空无一物的空气说道:“小司,天色尚早,朕要贵妃陪着散散心。”

    “是,属下遵命。”一道木讷的男音不知从何方传来。

    皇上忍不住频频望向四周,不知“贵妃”会从何方而来。

    他等了好一会儿,才瞧见远处走来一位婀娜多姿的高挑“女人”,庄重的精致妆容,额心绘着一瓣淡粉的梅花,细细长长的眉毛犹如染了墨一般清晰,眉尾妩媚的向上描去,异于常人的碧绿眼珠泛出冷冰冰的妖异光彩,却让皇上看直了眼睛。

    直到“女人”站到面前,皇上才惊醒似的,抬手抚上“女人”额心的梅花,皮肤上的冰凉渗入指尖,许久,皇上才笑道:“朕的贵妃娘娘果然不管画什么样的状,都如此的好看,朕差点儿入迷。”

    说着,指尖描绘过上扬的眉尾,而后牵住女人的手,将面无表情的“女人”一起拖进京城的不息人流中。

    “女人”看着牵住“她”的手,嘴角牵起无人能察觉的轻微弧度,那张木讷的脸刹那间春暖花开。

    ——————————

    逛街散心中的喵皇上、蛇贵妃。

    喵皇上拿着两串烤鱼,戳戳蛇贵妃的尾巴,“爱妃,要吃鱼吗?难得一见的海鱼。”

    蛇贵妃尾巴拿着一串烤鱼。

    “爱妃,喜欢铃铛吗?”

    蛇贵妃脖子上挂一个铃铛,尾巴上挂一个铃铛,还打了个蝴蝶结。

    “爱妃,喜欢虎头帽吗?”

    作为一条蛋生的蛇,蛇贵妃突然意识到一件十分重要的事情:他和皇上的孩子到底是胎生的,还是蛋生的?

    突然觉得淡淡的忧伤,蛇贵妃忧伤明媚的45度抬头,尾巴小兴奋的和喵皇上的尾巴缠到一块儿。

    比起喵汪,其实喵蛇才更难有孩子吧?

    48、

    聿国太子在大茂国十分有名,因为他来自聿国。

    听说那里是与大茂国完全不一样的国度,那里的人心灵手巧,能用各色美丽多姿的鸟羽织出最绚丽的凤锦,每年仅仅出产三四匹,引得各国贵妇们争相抢购,以有一件凤锦制成的衣裳为荣,听说那里的人都有一副美妙的歌喉,最擅歌的歌者能引来百鸟朝拜。

    来自聿国的太子一到访大茂国便惹来人群堵满直通驿站的树条街道,聿国太子不负众人所望,长得倒也算凑合,穿着十分有聿国特色的多彩凤锦,按照当时路人的形容,那凤锦可美啦,阳光一照五彩缤纷闪闪发光。

    汪义升没见过凤锦,想象不出那个画面,他问的是聿国太子,不是聿国太子身上的凤锦,但显然大家的注意力都放在光华万道的美丽凤锦,根本没多少人太在意聿国太子具体长什么样子。

    汪义升实在太在意王爷说起聿国太子时的表情,究竟是什么样的人能让王爷露出明显厌恶不喜的表情?骄傲到做什么事情都一副理所当然表情的王爷为什么会那么不喜欢聿国太子?

    汪义升停下手中的活,看着手中的桃木已经出现明显的形状——巨大的龟`头,粗壮的茎身,茎身的底部雕刻成方便手能握住的把柄,桃木的红色使得整根假阳`物散发出别样的气息,一根根的青筋缠绕在茎身上,连龟`头都雕刻着凹陷的铃口。

    汪义升舔了舔假阳`物,用敏感的舌头感觉哪里还有扎人的毛刺,舌苔一感觉到毛刺,便轻轻打磨那处,直到舌头再也感觉不到一丝的毛刺。

    他耐心寻找毛刺,打磨整根的假阳`物,表面粗糙的假阳`物渐渐变得光滑,甚至能折射光芒,显得精致起来,那微微翘起的硕大龟`头连接着狰狞茎身,十分的逼真。

    汪义升用手丈量一下长度,确定假阳`物没有他的长,舌尖舔过假阳`物龟`头的每一寸,还把舌尖探进铃口里,终于放心假阳`物光滑到不会伤了王爷的穴壁,而且长度不会碰到王爷肉道底部的小口。

    即使是用来安慰王爷的道具,也不可以侵犯独属他的地方,汪义升盯着假阳`物,忠厚老实的英俊脸庞刻画出满意的微笑,所以他无需在意王爷讨厌的人,只要让王爷再也记不起这个人就行,其他的根本不算什么。

    当假阳`物完全打磨好,汪义升仔细的清洁好假阳`物,才把它放进一个红匣子里,请丫鬟送去书房。

    修养好身子的王爷又被押进书房处理公务,整整两个时辰没有离开过书房,随身服侍的大丫鬟们磨墨的磨墨,煮茶的煮茶,但谁也不发出半点儿声响,生怕打扰了王爷。

    王爷奋笔疾书,恨不得立即把皇上送来的公务全部处理完,然后日日宠幸他的狗奴才,可是处理公务不能马虎了事,王爷看得再快,也要标注重点,然后挥下朱笔。

    真是字字认真,不敢丝毫马虎。

    身旁三尺高的公务推了三摞,王爷从来不知道自己每日堆积的公务有这么多,王家的儿子和李家的儿子打架了,张家的孙子满月了,孙家的儿子求赐婚……这些鸡毛蒜皮的事情怎么混进来的?

    傻子都看得出来皇上故意用公务分散王爷对男宠的注意力,不让他去宠幸男宠。

    本王不过收了一个男宠,皇兄,你这是要做什么?

    王爷在赵家的女儿成亲的公务上写下不知道重复了几次的两个字:已阅。

    身为被皇帝阻碍宠幸男宠不能尽早延续香火的臣子,王爷很暴躁。

    “王爷,汪公子刚刚遣人送来一个红匣子,那人说只有王爷才能看匣子里的东西,王爷现在要看吗?”

    “汪公子”三个字安抚了王爷即将爆发的情绪,他瞄瞄大丫鬟托着的红匣子,一脸勉为其难的说道:“本王看看吧。”

    说着放下笔,示意大丫鬟把红匣子放到书桌上。

    狗奴才终于懂得送礼讨本王欢心了,王爷有点儿迫不及待的打开红匣子,红匣子刚一打开,王爷就一眼就看清楚里面是什么东西时,啪的关上红匣子,惊得大丫鬟们手抖,齐齐看向王爷。

    王爷表情平静的把红匣子推到一旁,还用一本厚书压着红匣子,不准任何人动一下红匣子。

    唯一异常的就是王爷的脸有一点点儿的烫,那点儿烫也浮上耳尖。

    这不知羞耻的狗奴才又背着本王雕这种淫秽的东西,看本王晚上怎么好好处置他!一定要惩罚狗奴才跪着舔自己雕刻出来的淫秽之物给他看,从顶端舔到手柄,再含住顶端吞吐给他看。

    想象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