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王爷和长工的啪啪(肉)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分节阅读13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分节阅读13 (第1/3页)

    子里喘气,发出细微的呻吟声。

    舌头绕到后`穴,把后`穴也舔得干干净净,等属于自己的两个洞穴全部舔干净,汪义升脱光衣服,古铜色的肌肤覆盖着结实的肌肉,长手长脚蕴含着阳刚的力量,王爷不经意瞄到健硕的胸肌上两个深褐色的乳`头,顿时产生咬上去的冲动,两腿间雄纠纠气昂昂的孽根粗得让人生出就算肏松了也没关系的念头,长得想让人试试它能捅自己多深,那鸡蛋大的龟`头更让人想舔一舔它,捧着毛茸茸的大阴囊玩弄。

    尝过这巨根滋味的王爷光看到就口干舌燥,心脏扑通直跳,舔舔嘴唇等狗奴才靠过来肏他,哪知正好舔到唇上的精`液,即使这是自己的精`液,那腥腥浓浓的味道也使他一阵气喘,眼神荡漾的望向汪义升的眼睛。

    汪义升靠上他,扶住一边的椅把,而后半伏下`身,脸几乎贴到那俊美的脸上,下`体的巨棒也快贴到花穴。

    眼前放大的阳刚脸庞,散发出来压制住性`欲时流出的汗水味道,厚厚的嘴唇吐出炙热的气息,王爷一下子就迷醉了,扑通扑通的心跳声不知道怎么回事越来越响,莫名有点儿害羞,有顶儿想亲亲这狗奴才的嘴唇。

    王爷闭了眼睛,撅起嘴就朝前亲汪义升唇,,哪知撅了半天嘴也没到汪义升,他不悦的睁开眼睛,发现汪义升微微别开脸,没有扶椅把的手握住粗长的器官自`慰。

    许是巨棒离得花穴太近,王爷能感觉到巨棒散发的热度像舔舐着花穴一般袭来,那早就熟悉巨棒肏干快感的花穴异常的敏感,王爷抬腰想贴上龟`头,汪义升却躲开,保持着花穴极近又不接触的距离。

    近在眼前的面庞、赤`裸的古铜色胸膛、结实的臂膀、强健的腰身,还有无人能比的雄壮器官,王爷想碰也碰不到,只能眼巴巴的看着汪义升闭着眼睛陶醉的自`慰,嗅着他身上的气息,听着他故意发出的享受声音。

    “混蛋……肏本王……”粗长的手指挤压着巨棒的龟`头,一滴滴的粘液滴在王爷的花穴上,那粘液仿佛变得十分滚烫,烫得王爷花穴发疼,不管不顾的把脸贴到汪义升的脸颊,“给本王……本王什么都给你……唔……”

    “真得什么都给?”汪义升沉声低问。

    “嗯。”王爷小小的声点头,撒娇的摩擦汪义升的脸颊。

    “让我肏大你的肚子,怀上我的崽子。”汪义升不被他的撒娇打动,龟`头轻轻磨蹭肉唇。

    王爷一愣,颇觉不可思议,忽然冷笑道:“你这狗奴才竟敢打本王肚子的主意,你让本王怀上,那也是本王的种,继承本王的香火。”

    “好。”汪义升一点儿不在乎这事,他本就是孤家寡人,只要有联系他们两人,留住这个人的孩子就足够了。

    42、

    一个小小的奴才居然妄想在本王的肚子里留种,真以为自己那根丑陋的棍子是神器吗?王爷冷哼,虽然他体质特殊,比普通男子少了睾`丸,多了花穴,但无法让女子受孕,此生注定无子,将来恐怕也只能过继旁支的孩子继承香火。

    未与汪义升交`欢前,他从没想过自己特殊的身子和男子交`欢也许能获得自己的子嗣,即使后来尝到了无与伦比的欢愉,他也不曾想过自己是否有受孕的可能,但汪义升早已觊觎他的肚子,许多次都进得极深,不止是为了欢愉,也为了肏大他的肚子。

    放开身子被人肏是一回事,被人肏大肚子又是一回事,王爷心里十分别扭,可是他已过弱冠之年,不管他成不成亲,子嗣都是压在心头上的一大难事,以前总是觉得既然注定没有孩子,与女子欢爱,还是与男子欢爱也没什么太大区别。

    可是如果他也许能受孕,他就不用过继旁支的孩子,毕竟还是自己的孩子最好,将来他的孩子掌了权,就能助皇兄的孩子登上皇位一臂之力,延续“淼炜王”的荣耀。

    自己的地位由自己血脉继承,自己手中的权利由自己的血脉继承,无需无奈的便宜旁人,王爷很心动,比起有可能拥有自己的子嗣,那点儿的别扭根本不算问题。

    王爷立即丢掉“他堂堂王爷怎么可以被一个狗奴才肏大肚子”的别扭,腰部轻抬,花穴便紧紧贴上对方的龟`头,挑起眉梢傲慢的说道:“哼,那还不快点儿进来!”

    早已绽开的肉花又湿又滑,穴`口蠕动着轻含住龟`头的顶端,汪义升又热又硬的粗长巨棒哪经得起这湿湿滑滑的蠕动,捏住圆圆大大的龟`头便挑开肉唇,高温的肉花被龟`头撑圆了入口,红润的穴`口衬着红到发紫的硕大龟`头,酸胀的越撑越大。

    汪义升几乎快被肉花的温度烫到融化,王爷绵软的靠着椅背,散乱的衣襟敞露起伏不定的胸膛,肉肉的乳`头颇为可爱,他吻上王爷张开嘴,吞没低哑的呻吟,手指绕住王爷散落下来的一绺发丝,发梢轻轻刮蹭乳尖。

    “唔……”下`体承受着庞大物体的进入,一寸一寸的进入,感觉鲜明得十分可怕,不管是巨棒青紫交错的青筋,还是越接近根部越粗的茎身,王爷都能感受到男人坚定的进入,随着进入,那沉甸甸的睾`丸碰到毛笔,细细的笔杆一颤一颤的抖动,软软的笔头一抖一抖的刷着肠壁。

    所有的感官突然放大,王爷控制不住被男人进入的饱胀快感扩散,蠕动肉道,包裹住越推越深的巨棒,柔软的淫肉与他一样的贪婪的咬住冠状沟,柔媚的贴上青筋,渴求巨棒的肏干。

    他不知道自己究竟会不会受孕,却无法不想自己被这根丑陋黑紫的巨大孽根肏干的画面。

    会被这样大的东西射`精……会被这样大的东西肏怀孕……本王的继承人会长什么样子……

    突然舌尖一痛,拉回王爷模糊不清的思绪。

    “不准分心,你只能想我。”汪义升捧住王爷的脸,认真而阴沉的警告。

    映入眼中的是汪义升端正英挺的脸庞,深沉的眼眸都是自己荡漾的表情,王爷忽然心软软的甜蜜蜜的,一抹悸动跳动,他的继承人如果长得像狗奴才,拥有这般端正的脸庞,高大挺拔的身材,配上他淼炜王的聪明才智,将来必定是个将才。

    小小的“狗奴才”用小小的手拉着他的衣角,用软绵绵的童音叫他“父王”。

    “啊——”

    巨棒一个猛冲,戳破王爷软到心都快融化的幻想,湿得一塌糊涂的花穴哆嗦着喷出汁水,汪义升一口吻住他淫叫的嘴,勾住他的舌头丝毫不温柔的玩弄,舌头充满怒意的舔过口腔每一个角落,那条软舌却毫无反抗,温顺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