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王爷和长工的啪啪(肉)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分节阅读12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分节阅读12 (第1/3页)

    的体内,但必须同意用他的孽根将珠子顶进肉道里。

    想着汪义升当时握着巨根,小心翼翼的把桃木珠子顶进他体内的模样,以及圆滚滚的珠子被大龟`头推着进入肉道里的摩擦感觉,王爷哪还坐得住,花穴主动收缩着摩擦又圆又大的桃木珠子,安慰着贪婪的淫肉。

    王爷忍不住把手伸进裤子里,摸了摸变硬的性`器,顶端黏黏腻腻的,流了不少粘液,他舔了舔手指上略带腥味的透明粘液,另一只手直接伸到下方,摸着沾满淫`水精`液而湿滑的肉唇,被男人巨棒不知肏干了多少次的花穴早已不是过去的单薄模样,肉唇变得非常肥厚,花核也被男人的唇舌手指和巨棒玩大,十分的惹眼。

    最明显的却是穴`口,一扒开两片肉唇,就会发现当初娇小柔嫩的穴`口此时又松又大,只有汪义升的巨棒能填满。

    唉,本王一个正经人被个男宠勾得天天想着不正经的事情,都怪男宠太过于不知羞耻,害本王经不住诱惑,明明差不多天天春`宵,本王晚上还想去秋凉院纯睡觉怎么办?王爷烦恼的拎好裤子,他一定不能告诉皇兄他真得喂了一条汪。

    ————————

    喵王爷小时候还是一只小小的喵团子,某天,喵王爷特傲娇特冷艳高贵的去御花园扑蝴蝶,喵王爷圆滚滚的胖乎乎身材好像一个球一样在御花园里滚动,只有高高翘起的尾巴才能看出来他是一只喵。

    还不是皇上的皇上看着他四只爪子都看不出来的五短身材,“扑蝴蝶还把尾巴翘得这么高,以后如果我做了皇帝,不如封小九为‘喵尾王’,不知道哪天你这只喵王爷会喂了哪条汪。”

    若干年后,喵王爷翘着尾巴露了下`体,主动把自己喂了一只黑背汪。

    37、

    汪义升拿着小刀,细心的刻着一截桃木,铺在腿上的布已落了不少的木屑,脸色阴沉沉的,看着桃木的眼睛冰凉凉的,偏偏又显得无比认真。

    桃木乍看之下已有了雏形,却还不能分清刻得是什么东西,汪义升放下手里的东西,望着远门,以前没有意识到自己是被圈养的男宠,他不觉得日子有什么难过,如今却发现这个院子的世界太狭小,除了等待还是等待,不知不觉把自己束缚在这个院子。

    虽然以前也是等待,但那时总想好好待不知身份的王爷,让他心甘情愿的跟着他过日子,处处觉得甜蜜,理所当然的对他温柔体贴,即使后来知晓他是王爷,也不曾觉得什么不对,仍然存着一起过日子的念头。

    汪义升低下头,缓慢的抚摸小刀锋利的刀口,他抿紧唇,想着漂亮的少年看着王爷时含情脉脉的期待眼神,当着他的面想把王爷勾走。

    现在想起来那时的画面,他就暴虐的想揍死少年,看他以后还敢不敢有半点儿胆子勾搭他的人,但他清楚的明白源头在王爷身上,他不可能来一个就揍一个。

    男宠,呵!

    不过变了一个身份,他就成了圈养在院子中的宠物,甚至不能生出一点儿独占的心思。

    我那么爱你,把自己束缚在你的身边,凭什么要和别人分享你?凭什么不能独占你?凭什么焦躁不安的等你,担心你找别人服侍?

    汪义升霍然站起,腿上的东西跌落一地,他看也不看一步的离开秋凉院,走向书房。

    汪义升一路通畅无阻,很快到了房门外守着两个侍卫,庞福总管来回的兜圈子,频频望向一个方向,似乎等谁到来。

    总管一瞧见来的人不是他安排的人,而是受宠的汪义升,如果放汪义升进去,可想而知结果如何。

    每天瞧着王爷脖子上连衣服都遮不住的青紫,庞福就想伸手捉住王爷,大声的告诉王爷再送上门的让汪义升欺负,早知道王爷会被欺负,他就应该请人先把汪义升调教好再送上王爷的床上。

    趁还没欺负出人命,他要赶紧把这以下犯上欺负王爷的长工挤走。

    “王爷处理政事,禁止闲杂人等骚扰。”不等汪义升道明来意,庞福严厉的提醒。

    汪义升一听王爷确实是处理政事,没有去找扶柳,没有被庞福的提醒吓到,反而退到门边等王爷处理完政事。庞福没有理他,老神在在的闭目养神。

    一刻钟后,一道纤细的身影柔柔弱弱的走来,细碎的步子颇有韵律,长袍外罩着的纱衣曼妙拂动,不管从容颜还是身段都完美的体现“男宠”二字。

    庞福拉开眼皮,瞧了一眼一旁的汪义升,汪义升无动于衷,高大的身形宛如青松一般挺拔,与那两个侍卫相比丝毫不逊色。

    “来啦。”庞福拖长腔调,不阴不阳的尖细嗓音既不显热络也不显冷淡,一副公事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