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月老祠下(H)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章 初印象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第三章 初印象 (第1/3页)

    医务室的校医是个跟江一言年纪差不多的男人,大中午的打了个盹,这会儿正悠闲地吹着空调玩着手游。

    做校医吧,赚得虽然不多,可是乐在清闲。哪像正规医院那些一天天累个半死的一线外科医生,半条命都消耗在手术台上了。

    这把运气不错,才降落就捡到个四级头,正想舔把好枪,门“砰”一声被人从外面推开,吓得他连忙锁了屏幕。

    毕竟上班时间玩手机,被人发现不太好,只能坑一波队友了。

    “你好,学生体测的时候中暑昏过去了,麻烦你帮忙看一下。” ∮n856267743

    江一言也是第一次来校医室,先扫了圈这狭窄的房间,勉强找到了那张堆了几件杂物的折叠床,而后才低头看向那个坐在桌前,端着副眼镜的年轻男人。

    “哦……”沈擘尴尬地笑了笑,拢了拢身上的白大褂,顺着他的视线看到折叠床的惨状,赶紧麻溜地把床上的东西清理干净,又歪头看了眼男人背上白白净净的小女生,见她脸色似乎还不错,心里知道没什么大碍,“来,先把她放这里,我看看。”

    “好。”

    说着,江一言迈了个大步来到床边,小心翼翼地放下背上温热软乎的女学生。

    童谣知道自己再装下去就要穿帮了,在江一言把她放在床上时,动了动胳膊,装作悠悠转醒的样子。

    “江老师……”

    学生软糯中透着几分虚弱的声音才钻进耳朵,江一言就跟捧着什么烫手山芋似的,连忙松开了还来不及从她双臂上收回的双手。

    才撤回手,又觉得自己有点反应过度了,他是她的老师啊,他有什么可紧张的,这样想着,才勉强镇定地对上童谣红润如蜜桃儿似的脸蛋:“你醒了?”

    因为男人躬着腰的关系,一张俊脸就这么放大了呈现在童谣面前,只见他两道英挺的眉毛粗浓,一双墨黑的双眼里透着实打实的关切,高挺的鼻梁上还蒙着一层薄汗,性感的薄唇微抿。

    一米八六的大男人,又是专业运动员出身,浑身上下无不充满了男性荷尔蒙的气息,童谣被他身上那股热力熏得脸更红了,抬眸睨了他一眼,低低说着:“对不起,老师,我……”

    沈擘看着师生俩的互动,完全把自己无视了,有些无奈地摸了摸鼻子,去一旁倒了杯热水。现在的学生啊,一个个娇生惯养的,体测跑个步都能晕倒。

    “喏,看你这样子应该没什么事了,是药三分毒,少吃为好,喝点水休息一下就好了。”

    童谣接过沈擘手里的纸杯,感况。

    “哎呀我没事,可能就大太阳的跑步有点没坚持住,现在已经完全好了!”

    童谣不想真让哥哥担心,趴在阳台的栏杆上嘻嘻笑着解释:“不相信的话,现在跟你视频看看?”

    童铮听着妹妹一如往常活泼娇憨的语气,其实也是放下了悬着的心,嘴上立马开始贫了:“谁要跟你视频,大清早的看见你那张脸影响我心情哇!”

    “童铮!得寸进尺了?”兄妹俩平时玩笑开惯了,可童谣还是忍不住要生气,“我挂了,享受你美利坚的清早去吧。”

    “诶,别别别……”

    洛杉矶一处幽静雅致的小楼,童铮失笑,看着阳台上沾染晨露的小花儿,就仿佛看见了那娇妍可人的少女,不由眉眼都温和了几分:“谣谣,今天要跟导师把手头的项目收个尾,然后尽快回来看你,嗯?”

    男人换了正经的语气,温柔宠溺,童谣心头一暖,却继续跟他贫嘴:“没事的,我这边什么都好,你自己好好读书,吸饱洋墨水再回来报效祖国,我一点也不急着见你哈哈。”

    “没良心……”童铮笑骂一声,“谣谣,你放暑假的时候,哥哥一定回去。”

    “童谣,还要不要洗澡啦?快熄灯了——”

    “奥,来啦——”

    阮小宁的大嗓门连电话那头的童铮都听得一清二楚,他笑道:“行,不说了,你快去洗漱,早点睡。”

    “嗯嗯,哥,那我先挂了,记得好好吃饭,暑假别给我带个洋嫂子回来就行!这样,拜!”

    一阵忙音传来,童铮脑海蹿着的尽是那句“洋嫂子”,看来童谣这丫头非但什么事都没有,而且皮痒了。

    (本文独家首发自popo原创市集)

    ————————————————————

    老柯肥来惹,小可爱们久等啦!

    咱们男主男二男三一章全部出现,是不是眼花缭乱啊哈哈ヾ?≧?≦)o

    第四章 因祸得福 < 月老祠下 ( 南柯 ) | popo原創市集

    来源网址:

    lise

    第四章 因祸得福 < 月老祠下 ( 南柯 )第四章 因祸得福

    长华和一般的高中一样,要求学生周日晚上回校夜自习,一直到周五下午才放住校生回家两天。

    童谣家虽然离学校算不上远,但她还是从初中起就住校。

    十二岁的童谣第一天住在学校宿舍,打电话给她哥哥的时候眼睛都红了,童铮那边悄悄从教室跑出来,手机贴着耳朵心疼又温柔地安慰着他的小可怜,最后等教室里的同学都走尽了才把童谣哄睡着。

    一连这么持续了月余,小丫头总算是融入了四人寝的小团体,打电话给童铮的时候不再只是哭鼻子,也会笑语嫣然地跟他分享些她眼中的趣事。

    那时候童铮正在千里之外的北京上大学,纵然有心抱抱他家娇气的小囡囡,也是无法,只能让十二年来娇生惯养的嫩苗儿学着自己长大。

    可笑的是,兄妹俩父母都安安生生的无痛无病,且家境是他人可望不可即的殷实。只是其中一个国内国外两头跑,顾得上生意顾不上孩子;另一个养着小白脸儿,天南海北筑爱巢,对于童铮童谣一对兄妹从小很少过问。

    不过童谣早就习惯这样的生活了,也不奢求什么陪伴,反正她爸有的是钱,她肯定饿不死冻不死,她还有一个疼爱她的哥哥,就已经足够了。

    看着地铁外广告牌的光晕变换着渐渐亮起,耳边是熟悉的报站声,童谣才嘴里歉意地说着“不好意思,麻烦让一下”,好不容易在车门合上前挤了出来。

    海市的地铁,这么多年,她几乎没怎么坐上过座位,更别提到了上下班的高峰期,能有一处落脚的地方都已经谢天谢地了。

    ……

    出了地铁口,都不用骑上小黄车,童谣背着书包,晃晃悠悠着一截小白腿儿,没几分钟就到家了。

    寸土寸金的海市,多少人为了有一处安家落户的地方挤破脑袋。可惜啊,说命运不公平那的确是真的,有的人或许一辈子就是挤合租房的命,有的人生下地就含着金汤匙,永远不用为钱担心。

    童谣属于后者,可是她也不比前者快乐多少。

    栀子花丛间是座偌大的碧瓦别墅,到了周末才会住进她和陈阿姨两个人,而且这周陈阿姨家里出了点事,她要一个人熬过两天了。

    从这点看,上天似乎又是公平的。

    少女幼嫩精致的小脸上有些淡淡的低落,正在背包里翻着钥匙,口袋里的手机震动了起来。

    她也顾不上看是谁,滑开就接了起来,嗓音清甜:“喂,你好,哪位?”

    说着,“嘎达”一声开了门。

    “到家了?”童铮的声音带着喑哑,一副没睡醒的样子。

    童谣一边脱了鞋子,换上拖鞋,一边拢起秀气的眉头:“哥,你再这样我都怀疑咱们是不是一个东八区一个西八区,还是你偷偷回国了?”

    她听见电话那头轻轻叹息一声,很是无奈的样子:“我这是专门设了闹钟……要不是陈阿姨跟我请了假,你以为我愿意管你?吃力不讨好。”

    “那你可以起床再打呀,现在你那里才几点啊?”随手把背包扔在沙发上,打开冰箱一看,这两天的伙食都有着落了,微波炉里热一热就好,“哥,我真的很好,有事情会主动给你打电话,少操点心呗~”

    童铮那边默了默,才说:“好,谣谣长大了。”

    一听这话,童谣就知道她哥哥又开始闹别扭了,忍不住笑出声:“童铮同学,这一套不管用了!现在,放下手机,乖乖睡个回笼觉。”

    “傻丫头……”电话那头的声波带着沙哑的颤抖,那是男人低声的笑意。

    挂断了电话,饥肠辘辘的童谣把一份便当放进微波炉里加热。虽然她不会做饭,但是微波炉还是会用的。

    几分钟后,美滋滋地吃完陈阿姨的手艺,提了提茶几上的水壶,发现竟然没水,下意识地开始找电插头,看了一圈都没找到。

    没办法,只好拎着水壶自己烧喽。

    厨房这地方,除了童谣饿狠了进去催饭之外,几乎就没怎么进过,所以怎么开灶火她都没研究透。

    手忙脚乱地洒了不少水,总算是看着青蓝色的火苗冒了上来,童谣莫名有了种自豪感。

    做完这些,天色也暗了下来,踏着复古而典雅的楼梯,童谣背着沉甸甸的回房间。期中考过去,期末考就不远了,高二作为转折期,要学好确实不容易。童谣虽然成绩还不错,但远不及学校那些顶尖的学生,也没了初中那样游刃有余的感觉。

    房门紧闭,又开着空调,童谣合上书本,揉着眼睛伸了个秀气的懒腰,似乎听见楼下有什么小小的动静,隔音效果极好的楼层,不仔细听好像又没有。

    等她开了房门,才清晰听见楼下传来“砰砰砰”急促的敲门声,还有人高声呼喊:“着火了——”

    着火,哪里着火了?

    江一言习惯在周五晚上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